大图
您现在的位置是 :主页 > 军事新闻 >

登上春晚的回归文物,到底有啥来头,能聚焦全国人民的

发布日期:2020-05-30 03:0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在2018年的春晚之上,节目组别出心裁地安排了一个节目。那是让演员张国立、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,以及香港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共同见证“国宝回归”的仪式。其实,早在2017年11月,许荣茂捐赠给故宫的《丝路山水地图》就已经举行了捐赠仪式。为什么要在如此重要的晚会之上,让全国人民再次见证这一时刻呢?这是因为此文物的意义确实重大。

实际上,这幅画的名字、作者并不明确。它原本属于明朝内府的收藏品,反映了明朝与西方、北方的陆路交通情况。从本质上来说,它就是一张明朝时的地图。中国古代绘制地图有两种方式,一是西晋地图学家裴秀提出的“计里划方”,二是山水画的形式。前者比较科学,后者与山水绘画同根同源,并不讲究科学性与准确性,往往容易诞生绘画精品,这幅《丝路山水地图》便是如此。

它所绘制的,是东起嘉峪关西至天方城(今沙特阿拉伯伊斯兰圣城麦加)辽阔地域,因此尺幅也很大,宽0.59米、全长30.12米。实际上,从各方的记载和文物的实际情况来看,它还有四分之一被认为裁剪,全长应为40米左右。原图之中,应该包含有天方城至鲁迷(时为奥斯曼帝国首都,今土耳其伊斯坦布尔)的地理范围。

虽然是以山水画的形式,但这幅画作承载的历史地理信息量却很大。它画出了211个地理坐标,丝绸之路上重要的城市,包括中国的敦煌、乌兹别克斯坦的撒马尔罕、阿富汗的赫拉特、伊朗的伊斯法罕、叙利亚的大马士革等等,都有明确而清晰的标注。城市、道路、山林、原野,虽然不是按比例绘制,但一目了然,非常直观。一方面它再现了明朝时西域区域的地理概况,另一方面也充分说明,在明朝中晚期,中国人的地理知识并不逊于西方。

另外,这幅地图采取的是青绿山水画法,体现出高超的艺术特点。它采取了矿物原料上色,青山绿水,颜色鲜明。大小城郭、山川湖泊,气势恢宏,是一幅上佳的绘画长卷。可惜的是,这幅画的原作之上并没有留下作者的名字,根据它所展现出“吴门画派”的风格,许多专家推测它应该出自代中期的吴门画师谢时臣的手笔。

这幅画本来是明朝内府藏品,后来顺理成章地成为清宫旧藏。清末时,它流出宫外,并被琉璃厂著名书店“尚友堂”收藏。因为图中反映的西域图景,实际上是蒙古四大汗国的后续王朝,所以“尚友堂”在重新装裱时将其取名为《蒙古山水地图》。

到了民国初年,日本人藤井善助在“尚友堂”购买了它,并将其收藏于私家博物馆藤井有邻馆。在长达近九十年的时间立,藤井有邻馆一直将这幅画作当成清朝作品,秘不示人,在日本也没有多少人所知。

直到2002年,中国收藏家易苏昊、樊则春通过私人关系从藤井有邻馆将《丝路山水地图》购回。又过了15年时间,香港世茂集团董事局主席许荣茂以1.33亿巨资从藏家手中将这幅画作购得,并直接捐献给了故宫博物院。经过百年时间,这幅画作终于又回到了故宫,回到了它的家。如果没有日益增长的国力,这样的事情是不可想象的。画作固然高超,值得我们引以为豪,但更令我们自豪的,还是欣欣向荣的祖国。